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一)

一位客人光临了事务所,作为店长的村上信五自然很是欢迎,对于已经一个月没有生意的他来说进来的不是客人而是一沓移动的钞票。

事务所门口挂了一个写着D&F的牌子。说是事务所感觉很高大上的样子其实就是一家小店铺,外观不太起眼,但内部装潢却十分华丽。

这是因为店长说如果一个人处于非常舒适的环境中,那么他的工作效率就会很高。对此店员们表示,

明明就是你自己想享受!

你就是找个借口跟我们哭穷不发工资对吧!

。。。。。。

“欢迎光临,您有什么麻烦事吗?”村上微笑看着他亲爱的“钞票”,露出了他的八重齿,“不管什么问题我们都会帮您解决。”

这位客人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妇人,对于村上的过分热情显得有些紧张并且怀疑的问到“我是经人介绍找到这里的,真的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吗?”

“当然!我们这里是Dispose And Finish 事务所!”村上继续对他的“钞票”露出自以为纯洁的微笑。

“具体的让我们坐下说吧。”村上拉开一张椅子,“想喝点什么吗?”

“水就好。”

“yasu,一杯水”村上冲着吧台的方向说到。

“收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老妇人闻声看向吧台,才发现那里一直站在一个人,可从进门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啊。

仿佛看出老妇人的疑惑,村上笑了笑,“这孩子太安静了,大多到这来的客人都会被他吓一跳呢!”

话题的主人公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村上,又低下头忙着村上交代的工作。

老妇人见村上这么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是,这孩子太安静了。”

“请。”yasu将水轻轻放到老妇人面前的桌子上。

对于yasu的神出鬼没,不出意料的,老妇人又受到了一次惊吓。

“现在我们说说您遇到的麻烦事吧。”

“。。。好的,我姓铃木,我想委托的事情是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听完老妇人的讲述,村上大致了解了事件的内容:

老妇人的委托是要找他的儿子,铃木秀一。原因是他的儿子已经一个月联系不上了。

秀一在东京工作,铃木太太住在乡下的老家,虽然不住在一起但每个月都会通几次电话。秀一很孝顺,经常给她寄钱回来,而且每次都是很大的数目,但她不知道儿子做什么工作,问过也不说。秀一没有妻儿,铃木太太几次催他结婚也没有效果。

就在上个月母子二人通电话时,秀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急匆匆的撂了电话。铃木太太以为秀一突然有工作要忙,后来也没再打回去。

过了一个星期左右老妇人的存折里突然多了400万,寄款人是个陌生人。随即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自称是儿子的同事,叫雾村。

雾村说几天前秀一就辞职了,留下一大笔钱让自己寄给他的母亲。最近自己找个空余的时间把钱寄了过去,但是从那天起再没看见过秀一。

铃木太太得知后立刻给儿子打了电话,无人接听。想再给雾村打过去,无人接听。于是立马赶到了东京,但是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儿子在哪里上班,可以说自己对儿子的一切都不知道。

铃木太太报了警,警察忙里忙外好几天什么线索都没有。唯一的突破口就在那个叫雾村的人身上,可是这个人也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旧案子没完新案子一堆,渐渐的警察也不怎么管这件事了,当做失踪报了上去。最后警察无奈通知铃木太太说这件事他们会尽力追查,让她等消息。快一个月过去了人一直没有找到,铃木太太几乎天天往警视厅跑。

后来一个警察介绍她去找一个叫D&F的事务所,那里专门帮人解决事情。

此时据秀一失踪时间已经一个月了。

『铃木秀一    男    42岁   未婚    失踪』

“唉~又是找人的工作吗?真无聊!就没有什么刺激一点的吗?比如凶杀案啊。。。”

“maru,你给我闭嘴!”村上冲着一直对任务对象照片做鬼脸的丸山吼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帮这个可怜的老妇人找到她唯一的儿子!”

“hina,她出多少委托费让你这么有干劲。”横山裕躺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的工作就是帮人解决问题!不过钱嘛,是不少啦。”

“具体是多少?”

“100万。”

“!!!狮子大开口啊你!”

“我从头到尾都没提钱,是她自己出的价!”

“趁火打劫!”

“守财奴!”

“衣冠禽兽!”

“还我工资!”kura从一堆食物中抬起头。

“等等!最后是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拖欠工资啦!”

“所以真的没有凶杀案吗?”

“闭嘴!”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