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三)

写在前头,虽然没说是什么cp,但是作为团内无墙党,糖什么的我会大发特发[doge],所以每对cp我都会发糖,满足各种党的需求(笑)。


以上。


==============================


就在村上在店里怨念的时候,大仓和安田正在去往警视厅的路上。。。

“yasu,你确定能成功吗?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去警察局偷东西什么的。。。”大仓从出门到现在问了安田很多遍这个问题。

“放心啦,我动作很快的,你只需要在外面转移他们注意力就好了,尤其是那个老家伙。”安田自信的说,拍了拍大仓表示让他安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什么时候跟店长学的管涉谷警官叫老家伙了?”大仓听到安田这么说,不禁笑出了声。

安田听到大仓的笑声也笑了笑。


“不好意思,前面的两位。”

“诶?”大仓和安田应声回头,就看见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两人的左后方,好像跟着他们很久了。

“有什么事吗?”安田率先说到。

一个男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笑着说,“好久不见啊!安田先生,大仓先生。”

两个人眼前瞬间一黑。

这个快要和车身的颜色融为一体还露出如此傻白甜微笑的男人,继续说道“你们二位这是要去哪?我送你们吧。”

“啊!是小亮啊!”大仓叫出声,“感觉比上次更黑了呢!又去冲浪了吗?”

被叫做小亮的男人“嘿嘿”的笑着,“是啊,最近又去了。。。”

“啊啊啊!小亮在不就说明那个老家。。啊不是,是涉谷警官,涉谷警官也在吗?!”安田叫的比大仓还要大声。

话音刚落,后座的车窗缓缓降落,露出了一个栗子头。

“是啊,我也在。。。。好烫!”栗子头(划掉)涉谷警官将嘴里的关东煮吐出来,不停哈着气。

“啊哈哈哈哈哈哈,涉谷警官还是这么乱来呢,关东煮这么烫就不要整颗鱼丸放到嘴里呀!”大仓捂着肚子发出鬼畜的笑声。

“。。。。。。”涉谷眯着眼睛看着快笑到地上的大仓,“啧”了一下,“嘛嘛~看你们这方向是要去警视厅?”

“是啊。”大仓还在“哈哈哈”的笑,完全没注意到安田使得眼色。

“哦?去警视厅干嘛?”涉谷继续套大仓的话。

“报案!”在大仓把此行的任务全盘托出之前,安田制止了他,将话接了过去。

“报案?你们店长被人暗杀了吗?”

“。。。。。。”

你是多希望我们店长被暗杀啊!大仓和安田内心吐槽着。


感觉气氛有点尴尬,锦户觉得自己应该出来打个圆场,“阿诺,正好我们办完事回去,我送你们,具体的在车上说吧。”

“额。。。不用了不用了。”大仓和安田连连摆手。

“马上到了,我们走过去就行了。”

“不用麻烦你们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于大仓的鬼畜笑涉谷很无语,“不管你们了。锦户,开车。”

锦户看看涉谷又看看装傻的两人,有点尴尬的笑笑,冲着大仓和安田点了点头,摇上车窗。

看着黑色的保时捷消失在视线里,安田舒了一口气,“你还笑,刚才差点就露馅了。”

“不好意思啦~”大仓双手合十,用撒娇的语气对安田说着抱歉。

“感觉那个老狐狸已经起了疑心了,咱们的任务怕是不好完成了。”安田担心道。

“老狐狸?怎么又换称呼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那我们今天还去吗?”

“去!当然去!我就喜欢这种有挑战的!走吧!”安田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啊?!还去啊!唉!等等我呀!”大仓追着安田向前跑去。。。


警视厅

“才到哇,等你们半天了。”涉谷坐在老板椅上,双脚交叉着搭在桌子上,“锦户,你带他们去做笔录吧。”

“跟我来吧。”安田跟着锦户出去了。

偌大的房间只剩大仓和涉谷。

“哎呀~你这办公室的装潢不错嘛~”大仓在房间里四处溜达。

“你不一起去吗?”涉谷笑着看他。

“安田去就行了,我来跟你叙叙旧。”大仓走到桌子前坐下。

“我们很熟吗?”涉谷把脚放下来,向前坐了坐,直视着大仓。

大仓笑了笑,口中轻轻吐出四个字。

“我是杀手。”


“亮酱~”安田轻轻拍了拍锦户,对方倒在地上没有反应。安田满意的笑了,将麻醉剂放回衣服口袋,四处张望了一下。

没有人。

安田蹑手蹑脚的向前走,在一个门上挂着“档案室”牌子的房间前停了下来。然后四处看了看,小心的打开门进去。。。


村上穿好外套,将桌子上凌乱的文件大致整理了一下。

“你要出门吗?”横山看着已经快走到门口的人说到。

“嗯,我有事出去一下,不要因为我不在就消极怠工哦,好好工作啊。”村上交待了一句就出门了。

“店长出去了?”丸山从楼上下来。

“嗯,刚走。”横山翻着资料,心不在焉的回答。

丸山走下楼梯,搬了一把椅子坐到横山面前。

“那正好,现在就只剩我们两个人了。”

“什么意思?”

“我们聊聊吧,昨天晚上的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