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五)

写在前头,因为我手残导致这篇更晚了(望天)。

看了一堆凶杀案(就是今日说法啦)找灵感,吓死宝宝了😱😱😱


================================


村上掏出手机,有一条未读信息,读完之后将手机“啪!”的合上。

“去死吧!老混蛋!”


“哈丘!”涉谷吸了吸鼻子,“谁骂我?锦户!是不是你?”

“诶?没有哇!绝对没有!”锦户连连摆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先是莫名其妙晕倒了然后被大boss劈头盖脸一顿骂,现在又被大boss冤枉,试问自己哪敢骂他啊,心里也不敢啊orz......

“谅你也不敢,干活吧。”涉谷很满意锦户的反应,自从这个傻白甜被调来之后,自己成天就以调戏他为乐。

“扣。扣。扣。”

“进来。”

一个警察走了进来,向涉谷敬了个礼后将一沓文件放到桌子上,“前辈,上次的失踪案有进展了。”


“maru,查的怎么样?”横山端了一杯咖啡放到丸山面前。

丸山合上电脑,喝了一口咖啡,开始炫耀道,“我的技术你放心,我先是侵入电信局的网络系统查了一下通话记录,然后。。。”

“没问你过程,结果呢?”横山无情的打断了丸山还顺手pia了一下他的头。

丸山捂着头委屈道,“yoko你什么时候和店长学的爱pia人头啦!哎哎哎,把针头收起来,这里不是实验课的课堂,我也不是你学生。我说啦我说啦。”随即一秒从逗比变正经,“我查到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和铃木太太联系的这个号码的主人叫雾村雄彦,是一家会社的社员。成田会社,这是一家搞建筑工程的,建立了十几年在业内很有信誉。之后我查了一下会社的社员名单,找到了铃木秀一的名字。”

“这么说,真的有雾村这个人还和秀一是同事。那秀一的工作我们也清楚啦,接下来调查一下这个成田会社吧!”大仓用笔在成田会社上圈了圈。

“不,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有意思的地方。我们能查到这点警察肯定早就查到了,可是为什么他们一次都没有派人查过这个成田会社呢?”

“什么意思?”安田眨了眨眼。

丸山瞄了一眼横山,看对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小心的说道,“这个会社是成田会的表面公司,成田会是成丰会的嫡系分会。也就是说这个会社,涉黑。警察一定是迫于成丰会的压力没有办法明着调查,案件进展的慢就解释的通了。”

“这个成田会还有成丰会是黑社会组织啊。呲~~”大仓吞下一口意大利面。

“而且不是普通的黑社会组织,你们不知道吗?”丸山看着大仓和安田,对方摇了摇头,“成丰会的老大成丰南跟市政厅的高层有关系,所以在这一带成丰会才能独大的,几年前这片地区也还有其他帮派,但是后来都莫名其妙的销声匿迹了。不是老大被暗杀就是底下人背叛,总之都解散了,只有成丰会安然无恙并且越来越壮大。”

“警察迟迟查不到有用的线索是有人在暗地里阻碍吧。”

“那我们还要不要查下去啊,会不会有危险啊!”大仓举着勺子挡在面前。

“查不查不是我们说了算,要看那个抠搜店长要钱还是要命。不过我想他应该会要钱然后搭出我们的命吧。。。”丸山无奈的摊开手。

“他绝对做的出来。”横山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店长不会这么狠心吧!”大仓和安田抱在一起,相互哭诉。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去一次警视厅。”横山说。

“诶?!再去一次!那个老狐狸一定会拘留我们的!”大仓跟着安田也变了对涉谷的称呼。

“这次我跟yasu去。”横山对大仓摆了摆手,表示让他放心。

安田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yoko,你要见那个老狐狸?”丸山不知什么时候也变了称呼。

“有什么办法,hina又不在,不然我也不想去啊。”横山撅着嘴,无奈的说。

“那我替你去吧,省的你又看那个老狐狸的脸色。”

“又不是没看过,没关系啦。”

“内个。。。其实你们两个人去我不介意的。”安田小声的吐槽着。

“你看yasu都等着急了。”横山很快穿好外套拉着安田向外走去,回头对丸山嘱咐到,“hina回来告诉他一声。”

“好。。。”丸山看着横山和安田出门心里的担心越来越强烈。


“yasu,一会我把他引出来,你进办公室找,subaru一定把资料藏到他办公室了。。。”横山仔细嘱咐着安田一会的行动计划。

“yoko啊。”安田轻轻叫住了横山。

“怎么了?”

“有件事。。。”安田小心的开口。

横山突然握紧了他的手,有些苦恼的看着他。安田知道横山不想让他将问题问出口。

安田也知道自己问的唐突,可是每次都是自己和大仓听不懂的对话,就像今天,自己不知道yoko和老狐狸的恩怨,而maru却知道,这种感觉很不好。其实安田疑问很久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店长知道,maru知道,涉谷也知道,大仓那个没心没肺的除了吃什么都不想,只有自己被这个疑问折磨的心累。打从他遇见横山的第一天,他就隐约觉得这个表面温柔开朗的人背后藏着巨大的悲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可自己又实在不是随便开口问的人,所以这个问题自己憋了三年还久。

“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疑问,我知道。而你从没问过我什么,只是默默的守护我守护每一个人,这么温柔的你我很感激。我会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但是不是现在,yasu。”


我不愿告诉你,只因那份事实太悲伤了。我也想守护你的笑容啊,yasu。



=================================


写在后头,66在仔细考虑自己的反攻之路:一直被调戏,从未翻过身什么的才不要!我可是关西大爷啊subaru你个小婊砸!!!


超喜欢kicyu的友情感~\(≧▽≦)/~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