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六)

写在前头,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回过神来已经写到第六章了,人物设定与关系也渐渐圆满了(在我的脑洞中)。


================================


海边的风吹着风车呼呼的转,船舶来往,人声吵杂。一个身影在岸边寻找着什么,画风与周围稍稍有些不一样。

“风真大啊。”村上裹紧了衣服,继续向前走。

至于村上为什么来到这里,起因是他刚刚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电话里叫他马上到海港来。村上以为是新的委托,于是心心念念着他的钱马上出发了。



什么作战计划都在进门的一刹那毁了,当横山看见涉谷看向他们的眼神的时候就意识到偷资料这种事根本就行不通。。。

“这么快又来了?又要报案?”涉谷依旧保持他狂炫的坐姿,嘴角上扬一副胜利者的表情,但当他看见横山的时候,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次是专门来道歉的,刚刚给锦户添麻烦了。”横山淡淡的说,语气根本没有抱歉的意味。

锦户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反射性的抬起头。

“给锦户添麻烦?那我呢?”涉谷站起来,直视,啊不,仰视着横山,虽然身高被压制但是气势不能输,绝不!

锦户看见自家boss微微踮起的脚尖,深深感觉到了涉谷作为矮子的尊严,不禁对他的崇拜又深了几分。

“你也没什么麻烦事,不是吗?”横山歪了歪头,假装思考着。

“那就让安田去向锦户道歉。”话语中提到了两个人,可是涉谷却一直看着横山。

道歉?道什么歉?锦户想不明白。

安田走过去把锦户拉到一边,“亮酱,没什么要道歉的事,yoko在开玩笑啦。我请你吃饭吧,让这两个老年人谈吧。”

开玩笑?真当他傻啊!这气氛微妙成这样看不出来才有鬼嘞!

安田拉他没拉动,又拽了一下,还是没动。

“看着点气氛呐!”安田在锦户耳边轻轻的说。

锦户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看自家boss不时瞟过来嫌他们碍事的眼神,最后还是跟着安田出去了。

谁能告诉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orz......

气氛一直这么僵持着,谁也没有先开口。涉谷好像看见两个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久不见啊,yoko。”显得有点沧桑。

涉谷有很多话想说,想问问他最近过得好不好啊,或者调侃一下八重齿混蛋有没有拖欠工资啊来缓和一下气氛,可是一出口却变成了这样。

横山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subaru会以这句话开头。

“嗯。”横山苦笑了一下,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他好。

气氛更加尴尬了。

涉谷想打破这个令人烦躁的局面,但是自己上次没有起个好头,啊,怎么办。

“subaru。”这次横山先开口了。

涉谷暗暗松了一口气,再多僵持一会,自己真的坚持不住了。

“你剃头了?”

“??!  !”

“没有以前好看啦。。。怎么这么像小老头。。。”

哈?你以为你很幽默吗?你以为这样就能打破气氛了吗?横山裕你怎么那么天真!还有,谁让你拿我头毛说事儿啦! 涉谷翻了一个大白眼。

“停停停!”涉谷打断了横山的话。

“真是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什么?”横山不解。

“先坐吧。”涉谷指了指一边沙发。

横山不客气的坐了,待他坐下涉谷也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最近过得好吗?”涉谷问出了他真正想问的话。

横山点了点头,“你呢?”

“我好的很呐,抓抓罪犯,破破案子。跟当初想的生活差不多。”

只不过没有你在身边了。

“那就好,其实我今天来的目的你早就猜到了吧。”

“是啊,因为介绍铃木太太去你们事务所的那个警察就是我啊。”

“我知道是你。那么既然是你接管这个案子,按你的脾气一定会查到底吧。”

“是的,不管对方是谁,就算是黑道。。。”涉谷突然停下,因为他瞄到横山的眼神在听到“黑道”两个字后有一瞬间的惊恐。

果然还是会在意吗,涉谷在心里叹了口气,有点心酸。随即变得有些懊恼,又想起了以前的事,自己也忘不了不是吗?

两个人都忘不了,才会这么尴尬啊。

涉谷摇了摇头,想把这些想法抛之脑后。

横山看见涉谷的反应,想安慰他,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语句反复琢磨了半天。

“没关系,你继续。”

横山自己都能听出声音的颤抖。

涉谷看着勉强的横山,这让涉谷觉得自己有点没用。

看来自己还是没他坚强啊。

两个人都在尽力压下变化的情绪,涉谷收回胡思乱想的思绪,专心讨论案件。



“所以成田会社暗地里在做走私毒品的买卖?”横山惊讶的站起来。

“是,他们假借运输建筑材料的名义将毒品藏在其中,这种勾当已经干了有几年了。”

横山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跟毒品有任何关系了,可事实显然不是。

涉谷对于横山的反应有点担心,他知道毒品对横山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永远不能触碰的禁忌。

“铃木秀一一个小职员是怎么每月寄给她母亲这么多钱的呢。我想成田会社怕被抓到把柄不好用帮派里的人行动,所以就让普通的社员帮他们进行交易。铃木秀一就是那颗棋子。不过他也不傻,知道自己在干要命的买卖,就给自己铺了条后路,这条后路就是雾村。秀一可能隐约察觉出来成田会要将自己灭口,于是他找到雾村,让雾村联系自己的母亲。可是没想到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带着母亲逃跑的,结果先被成田会的人抓住了。雾村自然也被处理掉了,所以铃木太太后来也联系不上雾村了。事情大致就是这样,我想不出意料,秀一应该已经死了。你们的委托也没必要了。只是可怜秀一的母亲了。。。”

涉谷说完觉得口有些干,刚想招呼锦户倒水,发现锦户出去了,于是只好自己动手。

横山虽然在知道成田会进行走私毒品的买卖时就猜到了后面的事情,但是亲耳听涉谷讲出来还是觉得心惊。

“秀一的尸体呢?找到了吗?”横山颤抖着说。

“还在找,不过,如果找到了我该怎么告诉那个老太太呢。”涉谷有些伤感的说。

“你怎么查到的这些事?”

横山突然换了一个问题,问的涉谷一愣。

涉谷想了想,没有回答,横山有些淡漠的看着他。

“因为成田会走私毒品的买卖你也参加了吧。”

涉谷没有否认。

横山惨淡的笑了一声,“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不会阻止你,我也阻止不了你。”

气氛又归于沉默。

良久,横山缓缓开口,“只有一点你要答应我,别死了啊。”

涉谷盯了他一会,释然的笑了,“肯定活的比你长。”

横山也笑了,很温柔的,像涉谷记忆中的样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