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七)

“村上先生发工资了吗?请我来这么好的地方。”锦户看着眼前高档的餐厅异常兴奋,全然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安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这是因为之前的事,对你的补偿。”

又是道歉又是补偿,这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吗?锦户突然想到了自己莫名其妙昏倒的事。

“是你?!”锦户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瘦瘦小小笑的一脸温和的人,怎么也不敢相信。

“是是是,是我。”安田尽力安慰着锦户 “我也是为了工作嘛。不好意思啦~”

锦户想生气却发不出火来,只好闷闷道,“那你可得好好补偿我,之后我再考虑原不原谅你。”

“好好好,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安田拉着锦户走进餐厅。



“亮酱,你什么时候调过来的?”酒足饭饱后两人开始闲聊起来。

“一毕业就调过来了,差不多有两年了。”锦户对这次的用餐显然很满意。

“那。。。你了解涉谷警官吗?”安田小心的开口。

锦户脑内的警钟马上响了起来,警惕道,“你想知道什么?”

看来自己低估他的警戒能力了,安田有些懊恼自己的贸然。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还有哇,你以后不要叫我安田先生了,咱俩明明差不多大的,叫我章酱就可以了。”安田想插科打诨蒙过去。

没想到对方真的被蒙过去了。

“好哇好哇!那我以后叫大仓先生。。。”

“叫他kura就好。”

“横山先生呢?”

“yoko。”

“丸山先生呢?”

“maru。”

“那村上先生。。。”

“守财奴。”

“抠搜店长。”

“八重齿混蛋。”

“。。。。。。”

为啥到村上先生这里画风就突变了啊啊啊啊啊!锦户的内心是崩溃的。。。





横山回去之前给安田打了电话,得知对方和锦户傻白甜聊的正嗨,便直接回去了。

横山回到店里把从涉谷那里知道的事情如实告诉了丸山和大仓。

后者也是一脸惊讶。

只不过丸山多了一点担心。

横山知道他担心什么,回给他一个安慰的笑。





天已经很晚了,村上还没有回来。虽然不是什么多稀奇的事但是横山的心里总有些不安。

如果是平时还好,可一想到村上接的委托和黑社会有关系自己就不能冷静。

此时,丸山的心里也很不安,在他知道事实以后。




丸山本来是一个富二代,过了二十四年衣食无忧的生活。有一天他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意思了,于是他离家出走,到普通人的世界寻找新的生活。偶然的看见事务所的招聘广告,偶然的参加了面试,偶然的被录用。就这么偶然的在事务所干了三年。期间结识了同期的大仓·吃吃吃·哈哈哈·忠义和安田·没存在感·小天使·章大。

还有一个人,yoko。

初见这个人有点冷淡,后来相处久了,还是很温柔的嘛。

第一次见他发火是什么时候?

自己在无意中撞破了他的秘密,这个人很无措,然后是愤怒,大声指责自己。

当时自己在想什么呢?这个人连生气都那么温柔。我想我是昏了头了。

后来呢,后来横山哭了,毫无征兆。

变成自己很无措了,不托大的说,自己对于女生很有办法,但是对于横山好像不能想对女孩子那样对他。

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想把眼前这个哭的很伤心的人抱在怀里,事实上自己也这么做了。

后来横山哭声小了,像小孩子一样缠着自己,开始给自己讲他的故事。

那是他听到过的最悲伤的故事。

还有一个人,hina。

自己很少叫过村上 hina,一直是横山这么称呼。

丸山更愿意称呼他为  店长。





而现在,店长失踪了。






================================


写在后头,马上进入主线了,关于yoko的过去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第一个案子结束,委托费自然是没能拿到。

店长失踪,全员的工资遥遥无期。


给第一个案子起个名吧,叫什么好呢?


孝子离奇失踪,慈母千里追凶。(笑)


以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