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八)

“你们两天来了三次警视厅,你们想干什么!”涉谷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四个人。

“这次是真的来报案!我们店长失踪了!”安田的小尖嗓回荡在警视厅的每一个角落。

“什么?!”涉谷站起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锦户语气焦急神情紧张的问着。

“昨天晚上,准确来说昨天下午出门后再没回来。”横山的声音充满了焦急与不安。

“昨天下午他因为什么出门?”涉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心里也已经动摇了。

横山失落的摇了摇头。

“我听到他在讲电话。”丸山突然开口,“是一个陌生人,让他马上出门。”

涉谷眼神亮了起来,“有没有听到让他去哪里?”

丸山摇头。

“没关系,我可以查通话记录。锦户,马上联系电信局。”

“好!”锦户立刻飞奔出去。

“别担心,会没事的,没准过会他就自己回来了。”涉谷想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横山抬头看着他,“subaru,你说会不会是跟委托有关。”

涉谷心里一惊,“这个很有可能啊。。。锦户!”

“啊?”锦户从门外探出头。

“跟我去一趟成田会社,不,直接去成田会。”

“诶诶诶?我也去?”

“废话,现在!”

涉谷把外套扔给锦户。

“subaru,你别去了,很危险的,我。。。”横山开口阻止到。

“yoko,你说过不阻止我的。”涉谷直视着横山好像在征求他的意见但语气却是不容争辩的坚定。

横山语塞。

涉谷见他不再说什么了,便头也不回的拉着锦户走了。

“你们不要自己调查,一切就交给我,尤其是,某个白色的。”

“咣!”的把门带上。

大家一齐看向横山。

“。。。我知道啦!”横山无奈道,“话说耍什么帅嘛?那个栗子头!”

比起横山担心涉谷,涉谷更加担心对方。做了多年的警察,自己对罪恶的直觉一向很准。他有一种预感:从那个委托到现在村上失踪,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被人操纵着一样,极其顺利的发展。

涉谷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横山,村上和自己的噩梦。







等村上醒来,自己身处的环境已经完全变了。

被绑架了,村上意识到。

那通该死的电话,还说什么委托,根本就是诱拐!这下好了,钱还没看到,命都要搭上了。

“醒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村上抬头望去。

原来房间里有这么多人啊!

其他人围了房间一圈,中间有个人坐着。

看来他就是老大了,他要钱吗?自己给他好了,还是命比较重要,村上想着。

见村上迟迟不出声,有一个人走出来狠狠踢了他一脚。

“说话呀!哑巴啦!”

村上痛呼一声,更加坚定了要命的想法。

“这根本不是问句啊,我怎么回答?!”村上捂着被踢了一脚的肚子,在地上打滚。

“呵,还有心思扯皮,看样子很有精神嘛。”老大冷笑了一声,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我只是比较爱说实话。”村上重新站起来,还在不停揉着肚子。

开始走出来的那个人作势又要打他。

“诶诶诶,别动手别动手,你们到底想干嘛啊?!”村上捂着脸往后退。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问你一个问题,回答满意了,我就让你走。”老大挥手让那个人退下。

“什么问题?”村上眨了眨眼。

“你认识横山裕吗?”

“! ! ! ! ! !”






横山猛的一个战栗吓了周围人一跳。

“yoko你怎么了?”安田轻声问道。

丸山和大仓也都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横山摇了摇头。

“没事。”

“可你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啊。”安田有些激动,抓着横山的手臂微微用力。

横山看着眼前这个人,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不能告诉安田为什么,不能。

安田看出横山心中所想,心里有万般不甘心但又不想让他为难,于是松开了抓着他的手默默的坐回原地。

心有点酸呐。

安田是,横山亦是。

丸山想缓和一下气氛,但是自己平时最擅长的一发技到了关键时刻一个也想不出。

四个人僵坐着,各怀心事。迷之沉默。







涉谷带着锦户从成田会出来,交涉很快结束了。

只一句,让自己不要插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