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九)

村上的失踪已经三天了。

涉谷调查了很久还是什么结果都没有。这个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期间店员们轮流往警视厅跑,涉谷要被烦死了,最后把他们通通打发给锦户。

涉谷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听见锦户在外面阻止他们进来的声音。

“又来了吗?”涉谷烦躁的闭上了眼。

刚合眼,不禁想起了那天在成田会的场景。

“涉谷,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了,你哪次办案我没有行方便?”成田坐在沙发上,抽着名贵的烟,眼神狠厉。

“我知道,所以我才来找你,而不是让你去警局找我。”涉谷用一种慵懒的腔调开口。

成田摇了摇头,“你就不应该来。”

涉谷眯起眼睛,“看来你知道我为什么来。”

“我很感谢你没有在那个失踪案里找我麻烦,所以给你一个忠告。”

“不要插手这次的事情。”

涉谷知道村上失踪肯定跟成田会有关系,但是又不像是成田会动的手。

“到底是谁呢?”

涉谷又想起了那个人。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涉谷心里一颤,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他找上了村上,说明横山已经暴露了!

他,找到他了。

涉谷立刻打开门,门外早已没有喧闹声。

“锦户!他们人呐?”涉谷大声喊到。

“刚走了。”

“谁让他们走的!!”

不是你吗?锦户腹诽着,但不敢说出口。

“那我马上叫他们回来。”说完锦户就奔出了门。

涉谷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

不,如果非要说的话,还是有的。只不过都是因为一个人。


村上很饿,他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自从自己给出了否认的回答以后,那些人暴打了自己一顿然后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再没管过。

他们认识横山?村上迷迷糊糊的想着,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

下手真是狠呐。

村上继续想着,想着想着突然他眼睛睁大了,那一个瞬间村上感觉不到痛了。

感觉到的,有愤怒有恐惧。

是当年的那些人,他们找到我们了。

妈的!村上有点想哭又想大叫。


最后涉谷来了事务所。

却得到了另一个消息,安田也失踪了。

“那家伙搞什么!”涉谷叫到。

横山绞着手指眉头紧锁,大仓安静的坐在一旁,丸山的手不停的在键盘上敲着。

又是沉默。

涉谷要被这种氛围逼疯了,他片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yoko,我有事跟你说。”

横山抬头,然后站起来带着涉谷向二楼走去。

关上房门,横山招呼涉谷坐下。

“你想说什么?”

“你还没察觉吗?绑走hina的那些人很可能是。。。”

“我知道。但是我不敢说出来,我怕会是真的。”

“。。。。。。”

“这次是谁死呢?”横山盯着他。

涉谷心里一紧,藏在心底的愤怒被掀起。猛的站起来,“横山裕,你他妈能不能别在说这种话了!”

“知道为什么这些年我不愿跟你见面吗?三年了,这三年里我一看见你就想起前辈的死!没错!前辈是因你而死的,我告诉自己不应该怪你,可是我忍不住!我恨过你,可是没有用。前辈回不来了,就像我们回不去当年一样。”

提到“当年”两个字,横山表情有了变化。

“当年,那是什么时候?十四年前吗?”横山的脸有些涨红。

“知道我为什么要当警察吗?就是十四年前! 我亲眼看着你被带走又无能为力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下了决心,我一定要当警察惩处这个世间的罪恶!后来我从警校毕业被分到前辈的手下,前辈他教会我很多,他对我像父亲一样。你知道的,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亲情是多么不可求的东西。”

“这一点你比我幸运的多。”

“是的,但是你呢。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后来我找到你了,在一场走私毒品案里。我一直以为你是被普通的人贩拐走的,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你是被黑社会抓走的。是前辈审问你的,你一直没说话,后来没有证据我们只能放了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认出我,那是我们第一次重逢。”

横山陷入回忆里,“我没敢认你,我也不想让你认出我。”

“我一直没问过你,那十一年你怎么过得?”

“过得,很不好。”


他们再见到安田是三天后的早上。

安田倒在警视厅门口,已经没了呼吸。死状很惨,看的出来生前受过很多折磨和痛苦。

锦户第一个发现的,当即哭的晕了过去,他们刚刚建起的友谊还没有继续发展就这么断了。涉谷心里堵的慌,不停的抽烟,眼睛熏得疼,感觉有像泪一样的东西流出来。

说实话自己还挺喜欢这个温柔的小子的。


事务所很久没开门了。

大仓安静的坐在角落,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直看着窗外,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也不擦,就这么坐着,一动不动。

丸山不停的打着沙包,手出了血也一点不觉得疼。

横山坐在安田的房间里翻着相册,看着一张张照片,回忆那些往事。

记忆里他总是那么温柔,存在感不高,永远站在一旁默默守护着大家。但是谁来守护这么温柔的你呢?

横山抱着照片开始自言自语。

“我给你讲你一直不敢问的事,你醒过来我给你讲,你醒过来呀。。。章酱。。。”


涉谷最先清醒开始调查安田的死因。

安田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成田会社的大楼门口,他上午十点左右进去就再也没有出来。

这次涉谷没有给成田会的面子,立刻将有关人员抓捕归案同时封了会社。

在审问的时候遇到了困难,但是涉谷进去审问室后,犯人们都说了实话。

安田想要自己调查,就去成田会社打探。他自信自己绝不会被发现,但是他估算错了。在他偷听别人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晕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面前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他说他叫椎名,问自己认不认识横山,还说想要送给横山一个见面礼。


马上,安田知道这个见面礼是什么了。


横山也收到了这份礼物。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