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十)

“咔啦”一声,门开了。

好久没看见光了,村上眯上眼睛,努力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

“很久没来看你了,感觉怎么样?”眼前投下一篇阴影。

“饿。。。”有气无力的开口。

“呵,你告诉我实话,我给你饭吃。”来人钳住村上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自己。

“你是,椎名吗?”

来人表情冷了几分,“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我的名字是横山告诉你的?”

村上没有回答。

椎名看了他一会儿放开了他,站起身,“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对了,前几天我抓到了一个矮个子,好像是叫安田什么的。”

村上的表情变得惊恐。

椎名很满意村上的变化,继续说,“我正愁送一份什么样的见面礼给横山,结果他就出现了。”

“你别动他! ! !”

“啊,好像来不及了呢,横山应该已经收到了吧,那份礼物。”椎名顿了顿,“不止横山,我还想送涉谷一份呢,送什么好呢?不如就你吧。”

椎名笑了,“我突然想起来,三年前我好像已经送给涉谷一份大礼了,是你的父亲哟。”

“是你杀了我父亲!”村上怒吼到。

椎名的笑容渐渐变得扭曲。

村上想杀了他,或者就这样被他杀掉。可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椎名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人很年轻,染了一头金发,笑容很明媚。

椎名用手轻轻抚摸照片中人的脸。

“我很期待哟,跟你的重逢。”






涉谷匆匆赶到现场,血流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涉谷捏着鼻子走进拘留室。

原本关在这里的三个成田会的犯人全部死亡。死状跟安田一样,可以说比安田更惨。

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浑身都是血。

涉谷不想查这个案子,他有私心。他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抑制不住心里的痛快。

这三个死掉的犯人就是对安田下手的人,涉谷与成田会交涉,成田会愿意丢掉这三个棋子来让涉谷息怒。但是这远远不够,涉谷的血翻腾着,远远不够哇!

“回去吧,这是个意外。”涉谷听见自己这么说。

所有人愣住了,意外?这得多意外才能成这样啊!

锦户从外面进来,把所有人轰了出去。

“前辈,我。。。”

“我知道,是你放他进来的。”涉谷瞥了一眼锦户,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干的不错,给你加薪。”

锦户不可置信的看着涉谷,然后不好意思的笑笑。

“前辈,你还真是有人情味。”

“这种东西还是不要有比较好,下不为例。”





“啪!”的一巴掌扇在大仓脸上。

“你杀人了你知不知道!”丸山气的发抖。

大仓露出一种从没有过的冷淡表情,“你没这么想过吗?杀了那群畜生给yasu报仇!”

“subaru已经抓了他们,他们会被判刑。。。”

“判刑?那怎么够呢!一想到yasu曾经被这群畜生那样对待过,我就想啊,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们才好!”大仓的表情残忍。

丸山沉默了,他确实这么想过,但不应该由大仓来动手,如果要下地狱的话,至少让自己来。。。

“他没做错,你打他干嘛?”横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角落里。全身被阴影包围,看不清表情,但语气着实的冰冷。

“只不过你下手太快了,kura。”横山走出来,浑身散发出的阴冷让丸山不禁抖了抖,“你应该,留一个给我的。”

丸山知道横山的狠戾来源于他过去涉黑的经历。

来源于,一个叫椎名的人。


“kura,我想给yasu报仇,要跟我一起吗?”横山将刀放到大仓手里,用低沉的语调引诱着他。

“好哇。”大仓偏了偏头,将手中的刀握紧。

丸山在一旁看着,想不出理由来阻止眼前已经疯狂的两个人。

“算上我吧。”丸山只好说。








“猎物入网了。”椎名兴奋的看着显示器。

“哦呀哦呀~yoko啊,我把你逼到绝境了哦,你是选择死亡呢,还是反抗呢。不管你怎么选择结果都是一样的,哈哈哈哈哈哈。”

村上听到了椎名魔性的笑声,忍不住恶心。

“真是个变态!”

此时的村上被椎名绑在椅子上,头被人揪着向后仰,不得不面对着那个变态。

椎名心情似乎很好,没有理会村上。自顾自的笑着,笑了一会,他走到村上面前,弯下腰看着他。

“听说是你帮yoko戒的毒?”椎名散发出危险的气质。

村上眼睛睁大,“是你让他吸的?!”

椎名不置可否。

“不然怎么能让他乖乖待在我身边十一年呢。”

“你真是个混蛋!你把yoko当什么啊!”

“啪!”的一声。

椎名狠狠打在村上脸上,“你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话?yoko的新情人?”

“滚!不要用这种话侮辱他!”

“啪!”又是一声。

“侮辱?呵呵,yoko没告诉过你我对他做的事吧。”

椎名勾起村上的下巴,“也是,那种事他怎么说的出口,不过我不介意告诉你哦。”

村上惨笑了一声,“知道哦,他没跟我说过我也知道。我看到过,他身上的伤痕。”随即变了一种狠毒的语气,“你不知道吧,在你找我们的同时,我也找了你三年啊。你毁了yoko的一生,毁了我的一生,你说,我怎么不恨呢!”

椎名笑的更欢了,“可你现在能做什么呢?”

如此露骨,如此残忍。

是啊,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椎名见村上沉默,在他肚子上狠狠揍了一拳。抓着他的头发,俯首在他耳边,“我想知道yoko毒瘾发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你来示范给我看看吧。”





事务所完全关门了,人去楼空。

涉谷知道他们又要擅自行动了,联系不上横山和大仓。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按下一串号码,终于联系上了丸山。

丸山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你们去哪儿了。”涉谷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我们去杀人。”

涉谷被噎了一下,没想到对方回答的这么直白。

“能不能先回来。。。。。。带上我。”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