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十一)

椎名有意无意的放出线索,以便横山可以找到自己,但又时不时阻碍他前进,这种把猎物玩弄于掌心的快感让椎名重新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那些他对横山做过的事情。

村上被带了下去,不久又被带了回来。表情有些凝固,不再像之前那样叫嚣。

椎名用冰凉的手轻轻拍了拍村上的脸,“现在让我们等吧。”





涉谷开着车接上那三个人。

“我把锦户留在警视厅了,就算他多么难过安田的死这件事也不能把他卷进来,yoko,你不应该带着他俩的。”

横山看着窗外目光没有焦距,气质也早已没有之前的狠戾,重新归于安静。

“yoko阻止不了我们,你已经知道了吧,他们是我杀的。”大仓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

丸山有些紧张的看着涉谷,他怕涉谷一个掉头开回警视厅,毕竟眼前的人是个警察,而kura杀了人。

谁知涉谷只是轻轻点点头。

“我知道。”

一路无话。

车渐渐驶出市区,两边的景物越来越荒凉,最后在一处山区停了下来。

这里是别墅区,鲜有人来往。

“他在这里?”

横山点点头,看向建筑物的眼中有些许恐惧。

涉谷捕捉到了。

“他在等我们,进去吧。”

四个人前后走进建筑物,没有任何守卫阻拦他们。

“你们去找hina,我和yoko去找椎名。”涉谷安排着行动。

大仓和丸山点点头,转身向楼梯口走去。涉谷和横山则向楼道里走去。

走了大约几十米,突然听到一阵惨叫。

横山和涉谷连忙向声源跑去。声音从一个房间里传出,还伴随着一阵阵撞击声。

横山突然停下脚步,他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恐惧让他不敢再向前。

涉谷没有注意到横山的不对劲,直径跑到房间门口,眼前的一切让他有一种窒息般的痛。

村上被绑住手脚,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惨叫,头不停的往墙上撞。

椎名坐在房间的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下一秒,将目光移动涉谷身上,惊讶了一下,仿佛刚刚注意到涉谷的突然闯入。

“等你们很久了。”椎名站起身,走向涉谷。

涉谷愤怒的看着椎名,一字一字的从口中挤出来,“好久不见了啊。”

“是啊,好久不见了,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安田还有 ,他。”椎名指了指正在发狂的村上。

涉谷努力平复心中的愤怒,“你对他做了什么?”

“看不出来吗?只是注射了一点毒品罢了。”椎名走近涉谷,在他耳边说到,“就像当年对yoko做的那样。”

语气很轻,带着不可一世的嘲讽。

“先别急着生气。”椎名退后,躲过了涉谷的拳头。然后拍了拍手,大仓和丸山被人带了上来。

“yoko在哪?”椎名眯起眼,危险的看着涉谷。

涉谷回头发现横山并不在身侧,“你想干什么?”

“我只想要他回来而已,别人我无所谓。”椎名的语气有些无奈。

“他从来都不属于你!以前是,现在是!”涉谷瞪圆了眼睛。



“hina?”

涉谷回头发现横山一脸惊恐的站在自己身后。

横山直径走到村上面前,想抱住他,但是村上不停的挣扎,头上的血蹭到了横山的身上。横山想用力抓住他的手臂,可又怕伤了他,只好环抱着他尽量阻止他继续往墙上撞。

“yoko!”椎名看着横山抑制不住的兴奋,但从横山进门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心里有些恼怒。

横山慢慢回过头,冷冷的看着椎名。

“subaru,我问过你,这次要死的是谁。”

涉谷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是他呀!”横山突然笑了,笑的很大声。

“为什么你不去死啊!不是yasu,不是hina,最应该死的是你啊!”横山歇斯底里的大叫着,好像把这么多年的感情一股脑宣泄出来了一样。

椎名静静的看着他,等他骂完,才缓缓开口,“这么多年不见,一见面就想让我死啊,yoko,你还是这么不可爱。话说回来。。。”

椎名走近横山,涉谷立刻挡在他身前,但是又被人拖走了。椎名突然抬手掐住横山的脖子。

“你想用愤怒来掩饰对我的恐惧,这点真不高明。”

涉谷跟三四个缠斗,根本无法照顾到横山这边。

横山被椎名掐着说不出话来,这种场景多少年没见了啊,当初自己也是这么被对待的呢。

窒息的感觉慢慢传遍了全身,思绪开始发生错乱,眼前椎名的脸越来越模糊。

自己是在干什么呢?不是来杀他的吗?怎么还没动手自己就先要被杀死了。


失去意识前,耳边听到涉谷在喊自己的名字,好像还说了什么听不清了。

无所谓了,反正自己要死了。

还有一件事不放心啊,hina会怎么样呢。


来不及多想,身子一沉,随即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