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塞包子

盾冬↑锤基↑EC↑杂食
【天雷盾铁

萨杰也好好吃啊!!!

hala Madrid!

D&F事务所(十三)

好久没更来一发


===================================


横山跌跌撞撞的跑进浴室。看着镜子里自己身上星星点点的痕迹,还有两腿间不住流下的液体,狠狠咬住下唇忍住想哭的冲动。慢慢蹲下身跪坐在地上,双手还抓着洗漱台的边缘。

椎名走进来从后面环抱住横山,下巴搁在他的肩窝。

“至于反应这么大么,以前。。。”

“滚!”横山用力推开椎名。

“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不要让我有杀了你的机会!”

“呵,你永远不会有这种机会呀。”椎名板过横山的脸又要吻下去,横山偏过头想躲开。椎名没有再强迫他,借势松开了对横山的禁锢。

横山向后挪了挪身体,用手去够花洒的开关,椎名看他吃力的样子想要走过去帮他却被横山吓止住了。

“你出去!”

椎名站在原地不动,横山又沙哑着嗓子重复了几遍。看着横山夹杂着恐惧和愤怒的眼神,椎名有些莫名的烦躁,快步走到横山身侧将他一把抱起放到浴缸里,同时打开了花洒。

温热的水流在身上让横山有一瞬间的放松。之后椎名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是单纯的帮他清理身子。

直到横山穿好衣服躺在床上,椎名都没有再做什么,默默推门出去了,期间两个人也没有任何交流。

横山暂时安心的躺在床上,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涉谷在房间里打转想着怎么逃出去,脑子里计划了几种方法但最后都被现实否决了。

“subaru。。。”

“怎么了?”

村上微微颤抖着身子,表情痛苦。

“我....我好像”

涉谷感觉到村上情况不对,跑到他身边蹲下来。

“hina!”

“subaru,我可能做不到yoko那样。。。”

“闭嘴!”

“subaru”

“闭嘴!我们可以逃出去的!顺便再解决掉椎名那个混蛋!”

村上摇了摇头,“你离我远点,我怕,我怕会伤到你。”

涉谷没有理会村上的话反而紧紧抱住他,“你当时怎么做的?”

“什么?”村上的脑子渐渐变得不清醒。

涉谷握了握拳,大声道,“当初yoko毒瘾犯的时候你怎么做的!”

村上把涉谷的话在大脑里反复过了几遍才明白他的意思,努力拉回自己游离的意识,定了定神。

“把我的手脚绑上,不管我一会怎么求你,你都不要给我一点希望。”

“。。。好”

涉谷在房间里翻了半天也没有绳子之类的东西,最后涉谷瞄准了床单。

涉谷把床单撕成一条一条,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村上挣扎的手将他的手脚绑个结实,想了想,怕他咬伤舌头又勒住他的嘴。

毒瘾彻底发作,村上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涉谷在一旁近不了他的身,只能心急的看着村上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涉谷十分煎熬。

涉谷担忧的看着由于挣扎力度太大随时可能会断的绳子,如果被挣断,自己可没有把握能制住眼前这个发狂的人。。。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村上的嗓子已经喊的哑到发不出声音,全身被汗水浸透仿佛被从水里捞上来一样,脸憋的通红双目紧闭表情痛苦,但是挣扎的力度却小了很多。

看样子是挺过一阵了,涉谷舒了一口气,放松下来后,发现自己的腿都是软的。

村上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涉谷又费力将他抱到床上,解开了手脚的束缚。

这个时候涉谷很想抽一支烟,他需要将内心翻腾的情绪压下去。事实上他克制不住的手不知道拿起什么东西砸向了墙上的监视器。

这边的情况对方早已通过监视器注意到了,所以很快就有人来到这边。

涉谷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椎名来到关押丸山和大仓的房间。

对于对方的一脸敌意,椎名耸了耸肩,走到丸山面前。

“丸山隆平,丸山家的独子,也是丸山企业的继承人。我以前做‘买卖’的时候跟你们家合作过,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

“我可不记得我家的买卖跟你扯上过关系。”丸山对于对方对自己的知根知底小小吃惊了一下。

“看来不是你不记得,而是你不知道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有一个初恋女朋友叫泽田静,你们很相爱,还起了结婚的打算。可是家里人反对你们的婚事。”椎名故意停顿了一下观察丸山的反应,后者果然出现了惊诧和痛苦的表情。

“于是你和家里人闹掰搬了出来,可后来她却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

“别说了!”

“你难道不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你进入这个像是办家家酒的事务所不就是为了查明泽田真正的死因吗?”

“我叫你别说了!”丸山大吼道。

“你想的没错,那场车祸不是意外,是人为的!杀了泽田静的是你的父亲!”

丸山惊愕的看着椎名,想从他眼中看出什么。

椎名蹲下来平视着他,“你父亲花钱雇了杀手去除掉泽田都是为了你啊,为了能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回家,你父亲也是费劲了心思啊。”

“其实这么多年你自己也有所察觉吧。”

“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丸山咬着牙说到。

“因为与你父亲交易的就是我啊,对了你不想知道那个直接导致泽田死的‘杀手’是谁吗?”

丸山直觉椎名接下来说出的名字会把自己打入地狱,但是却急切的想知道。

“椎名你这个混蛋!你害死了yasu我不会放过你的!”大仓突然吼出声,吓了所有人一跳,也让丸山发热的大脑稍稍冷却了一下。

“kura.....”丸山有些不明大仓的行为。

大仓没有理会丸山不停的大骂着。

椎名看着大仓笑了笑,向丸山凑近了一点,说出了一个人名。

就算大仓的大声叫骂混淆了椎名的声音,但是丸山还是听清了那个人名。





横山裕。















评论(7)

热度(9)